首页 > 今日菏泽 > 聚焦菏泽 > 正文

菏泽老照片背后的故事:难忘那块钟山表

在老家那张旧式桌橱的抽屉里,放着一块很普通的老式钟山表,现在已经没人问津她了,但三十多年前她初次来我家时却是另一种待遇。

1980年,我考上了高中,在离家很远的一所房子里独宿。惟恐早晨上学迟到,几次半夜爬起去学校,在教室门口等了好长时间天才亮。那时想,有块表多好啊!可又不敢奢望。当时还没实行责任制,父母一年艰辛,能使全家人吃饱饭就不错了,况且还要供我们兄弟三个上学。

那年秋后的一天晚上,下了晚自习,父亲来到我的住处,神秘地说:“小岭,给你买块手表要不要?”父亲平时好给我们开玩笑,这次我也没当真,就说:“当然要了”。“和你娘商量好了,今年夏天我晒了两千斤干草,卖了四十多元钱,想花二十给你买块钟山表”。父亲郑重其事地说。我一看父亲当真,心里很不是滋味,眼泪在眼眶里打了个漩,那可是父亲冒着烈日一夏天的汗水钱啊!多少年来他想买辆旧自行车一直未如愿。

钱寄给了在南京当兵的康健叔。我开始掰着手指数日子。半个月过去了,我每次上(放)学路过邮电局门口,总是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多么希望里面的人能看到我喊一声:“相岭,你家邮包!”一个月过去了,表终究没寄来,我缠着父亲又给康健叔写了信。信还没发出,康健叔回家探亲把表捎来了。

那天晚上,我家象过年似的,父亲、母亲、弟弟轮着抚摸她、端详她,聆听她的声音,还来了好多邻居,这也是我们村里买的第一块手表。夜里,那块表就放在我的枕边,听着她走动的声音,久久不能入睡,仍然不相信自己真的拥有了一块表。因为那时带手表还是地位、身份的象征呢!第二天,我带着母亲用布条缝制的表带去上学,当然免不了故意把表从袖子里露出来,让同学们羡慕一番。

从此她伴随着我上完了高中,读完了大学,参加了工作,不知更换了多少条表带,她忠实地为我服务着。有一次,她被装在上衣口袋里,在我往铁丝上搭衣服时摔在水泥地上,表蒙摔碎了,表把摔断了,我没有将她抛弃,而是花了一块新表价钱将她修好了。弟弟要到远方上大学了,我把她送给了弟弟,并嘱咐他好好爱护,弟弟毕业参加工作后买了新表,把她丢在家里,父亲又拾起戴在手腕上。

现如今,她早已光荣退休了,静静地躺在抽屉里,每当我看到她,就想起了过去的岁月,她是我家三十年多来每一步历程的见证,也是我们国家每一步发展历程的见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通讯员 尹相岭)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今日菏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