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菏泽 > 人文曹州 > 墨香 > 正文

鸽子 作者:孙志

鸽子
     作者:孙志

我的爱好相当广泛,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无一不爱。小时候,常上树掏鸟下河捞鱼,掏的最多的是斑鸠。我能把掏来的黄毛小斑鸠养成羽翼丰满的大斑鸠。大了就很少爬树了,斑鸠养不上了,我就养上了和斑鸠外观和习性都很相似的“家斑鸠”——鸽子。

鸽子的身体呈纺缍形,羽毛顺滑,这都利于减小飞行时与空气的阻力,使之成为飞行的健将和能手。怪不得在古代有“飞鸽传书”一说,此种叫“信鸽”。鸽子有着超强的记忆和识别能力,有的鸽子经过专业训练,带上脚环,放于百里甚至千里之外,仍能飞回原地,人们以此相互比赛,称为“赛鸽”。还设有奖金,拿了名次的鸽子还能为主人挣上一笔不菲的奖金,还有奖杯和荣誉证书呢。淘汰下来的自然就成了人们的餐桌美味。

由于鸽子只吃粮食,而咱农民家里有的是粮食,所以养鸽子就不愁没啥喂,跟鸡一样,特别好养。而不像有的鸟只吃虫,还得特意给它逮蚂蚱。我对鸽子宠爱有加:麦子要脱了皮的,喂麦仁;玉米要打成碎瓣,喂玉米碴;再加上上等的细粮——绿豆,这样掺和在一起,搭配着喂,吃着这样的营养餐,它们堪称“鸽中贵族”。

黄毛小鸽不会自己吃食,得掰开嘴喂,甚至人先把食含在嘴里,再把小鸽的嘴含在口中,这种嘴对嘴的喂,人充当了大鸽的角色。人和动物的关系真的很少有这么亲密的。这样喂大的鸽子和你特别亲,特别听你的话,你走哪,它就跟到哪;会飞以后,很远看见你,就朝你飞来,落在你的头上、肩膀上,还拍打着翅膀“咕嘟咕嘟”地叫着,和你亲热得不亦乐乎。你是哺育它的恩人,小鸽懂得“知恩图报”。我就这样由小养大过鸽子。后来离家,远在深圳,每次往家打长途电话时,总忘不了问一下我的鸽子怎么样了,并叮嘱家人给我好好养着,期待着回家还能看到它们。

半路来的鸽子很难驯服。它们不听话,总想飞跑。我怕它们跑了,就把它们关进笼子。看着笼子里的它们那么不自由,我也跟着难受。关不几天,就想放出来散养,自己随便跑着多好啊!还能自己找食吃,可又怕它们飞跑了不回来,于是就下狠心把它们的翅膀用剪刀绞了,这样就飞不高,也飞不远了,甚至连飞都飞不起来了,只能拍打着残缺的短翅,无奈地在地上走来走去,有的还在地上一跳一跳的,可惜跳得起来而飞不起来了。有的跑了被重新逮回的则受重罚,翅膀被绞得太短而血淋淋的。我看了也心疼,我的这种爱也太自私、太残忍了!难怪有“鸽子眼”一说,就是巴结有钱、有势、有地位的人。因为鸽子有个缺点,就是如果主人家条件不好,房小屋矮,它就不在你家住。看谁家房高屋大,就往谁家飞,落在人家屋顶还就不回来了。如果这家也养有鸽子,它索性就和这家的鸽子成了一伙,家也不回了。这让人很是恼火和生气。这种鸽子一旦被我捉住,那是准死无疑。因为鸽子肉特别好吃,这样鸽子也舍得吃它!不死也得重罚,痛绞翅膀或关笼禁闭,以解心头之气!

2015年,我们在北京,住的是房东在自家地里建的简易房,条件虽差,但管制相对宽松,地方也稍大,养宠物有了条件。乍暖还寒的初春,还是一个大风天,我开着自家的电三轮,带着俩孩子去了位于朝阳东柳的通双里农贸市场,那里有个小型的宠物市场,就有卖鸽子的。由于价钱嫌贵,集上没买成。下集时,在离集不远的铁路桥下的路边上,又碰上了那个在集上卖鸽子的,集上没谈拢,这下集了,也该便宜了吧!且鸽子还小,刚脱黄毛,不属成年鸽,叫声还是乳鸽特有的“叽叽”声,别卖30元/只了,太贵;20元/只又偏低,还有人家喂鸽的鸽粮 本钱呢!干脆50元2只得了,恰好一对!卖鸽人倒也爽快,成交!

这下,俩孩子可高兴了。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新伙伴。由于是在路边买的,所以姑娘给她的那只取名“路可”;儿子的那只因一身蓝瓦色的毛而取名“蓝蓝”。“路可”、“蓝蓝”成了孩子们童年里的美好回忆。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今日菏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