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菏泽 > 人文曹州 > 墨香 > 正文

家乡的河 作者:孙志

家乡的河

作者:孙志

说起我的家乡,就不能不提起家乡的河。河有两条,一大一小。诸多的童年往事都与这两条河息息相关。

两条河都从村前流过,大河离村稍远些,小河离村则很近。大河两岸是大堤,河从两堤之间穿流而过。大河还小有名气,在地图上都显得着,小学五年级时,听语文老师说此河叫“东鱼河南支”,还上了乡土地理书呢!它从河南地界流来,住入淮河。看来,这条大河非无名之辈,不可小觑呀!相比之下,做为大河的一条分支小叉,小河就成了无名小卒,甚至有人叫它“小沟”。小沟向西又有分叉,等于村西也有河,小河流至村东南还形成东西两水塘。

我很小的时候,河里的鱼很多。大河里常有人下“拦河袖”大网捕鱼,还在河边搭个简易帐篷守护着,每次下水总能从网上摘下不少鱼。那是纯正地道的野生鱼,味道极其鲜美,是现在人工养的“饲料鱼”所不能比的。鱼以黄河鲫鱼居多,颜色鲜白发亮,略透微黄。鱼特欢,很耐活,离水时间只要不是太长,干得尚有一丝气息,扔回水中,一会还能返醒过来,欢蹦如初。这是野生状态下所特有的顽强生命力。

有一次,父亲扛着箩头带着我去大河那割草,和下网捕鱼的在河边攀谈起来,原本素不相识,一会儿就跟朋友似的,还给了条鲫鱼,拿草穿腮,让我拎着草提着鱼回家了。

大河的水甜甜的,直接就可以喝。有次下西地干活忘带水了,渴了就直接跑到大河里,手捧河水喝了个痛快。那微微发甜的味至今犹记得,这可真是纯天然矿物质水呀!

那次小河没水了,都露出了河底。大河涨水了,小河就来了水,浅浅的水流冲在前头,刚没河底,欢快地向前流淌着,水流到哪,水中的鱼随着水流异常兴奋地冲到哪,此情此景真的很难得一见。后来水越来越多,倒也无奇了。

大河涨满了水,水面又宽,水流很急,浪涛很狂,但这阻挡不了这帮比我稍大的少壮男孩们,我二堂哥就是其中一位。他们斜着游到对岸,再跑到离河挺远的吕寨苹果大堤上偷摘苹果,没长成个的半熟的青苹果装在胸前的背心兜里,背心扎进腰里,自然就有了兜。这帮“小水贼”还真有办法。我是坐享其成,就在河这边等着,二堂哥把他偷来的苹果递给我一个,一咬,有点酸,味还挺好,因为那时人都穷,啥东西都稀缺,苹果还是稀罕物。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随着县城一幢幢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人们也意识到了地下水的重要,而把城市自来水由地下水改为地表水——黄河水。直接取自黄河吗?当然不是,我经了解得知,就是我村前也就是我家门口正南的大河流过去的水。县里建了水库,把水储存起来,再经自来水公司的处理,输往县城各处,供应着全县城的生活用水。这且不说,河水通过地下管线东调单县,供应着邻近兄弟县的用水。水的重要大家都知道,村前的大河可谓“功不可莫”,我为此还挺自豪。

大河不光供应着县城的生活用水,它流往地势低洼的“三库地区”,形成了我县有名的一景——“魏湾镇万亩荷塘”,当地人们利用低洼水多的特点,因地制宜,种植水稻,发展养鱼,形成了我们当地富庶的“鱼米之乡”。

有一次,大河的水骤退,小河的水猛然间少了很多,好多鱼被留了下来,大河通往小河的桥眼处存了不少鱼。桥眼的上面是大堤,地势很是险要,逮鱼的人很多,自然也少不了我。我逮到一只大虾,活蹦乱跳的,抓在手里还挣扎得历害,那欢劲就甭提了。我站在水中,水有清有浑,我转身把大虾在清水中涮了涮,把水甩了甩,随手放进嘴里,嚼嚼就咽了。刚刚还在水里游得欢,转眼间就被嚼在嘴里,那叫一个鲜呀!真正的活虾活吃,味稍发咸,不会感到恶心,我们逮到虾都这么吃。

我们村的人都喜欢鱼,卖鱼的到我们村都能卖个精光,故此都愿意来。爱吃鱼,还爱捕鱼,下河逮鱼,不会被看作“不务正业”,而当成一桩正经事。要是听说谁在哪逮了不少鱼, 就会全村出动,各拿家伙,大人小孩纷纷下河,捞得不亦乐乎,捞完回去,家家做鱼,鱼香飘全村。我想,村里人之所以这样,肯定跟家乡的河不无关系。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今日菏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