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今日菏泽 > 热线爆料 > 正文

健身与噪音扰民之间出现矛盾,执法部门也无奈

本报菏泽6月5日讯(记者 周千清) 5月3日,本报对市民户外健身方式多样进行了报道,介绍了菏泽居民的健身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广场舞、健身操、太极拳等等,也有近几年兴起的健走和打响鞭,这些健身项目丰富了市民的生活,但是随之出现的健身与噪音扰民之间的矛盾也日渐突出。但是对此问题,相关部门称他们也十分无奈。

“跟着大家一起健步走,身心都得到放松”、“打响鞭原来不舒服的肩颈腰椎都得到改善”、“健步队伍经过的时候,道路很容易堵塞”、“打响鞭的噪音很大”6月2日,齐鲁晚报记者对菏泽市民健身方式进行调查,日渐丰富的健身项目丰富了市民的生活,但是健身与扰民之间的矛盾也日渐突出。

多次问题很多市民拨打菏泽市长公开电话,工作人员告诉齐鲁晚报记者,相关问题会转办到办事处或城市管理部门协调处理。

菏泽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直属大队副大队长付伟说,接到市民嫌打鞭声音大的举报后,火车站中队工作人员多次劝导,大多数打响鞭的市民是积极配合的,“一说明白,大家就主动散去了,只是有个别人不理解,坚持打。”他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只能一遍遍苦口婆心劝导他们,并无权强行要求他们离开。

其他协调此问题的部门也有这种无奈,牡丹区南城办事处工作人员告诉齐鲁晚报记者,他们确实曾处理过打响鞭噪音的投诉,这类投诉,他们会通知其所辖社区,由社区工作人员向健身人员做工作,“我们只能跟健身的市民说一下,也不能强制他们离开。”该工作人员说,很多市民会表示理解,但是不理解的市民不离开,他们也很无奈,“对市民在公共场所健身声音多少分贝没有规定,无法可依。”

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牡丹区大队环城公园中队工作人员也曾接到过打响鞭噪音的投诉,执法过程中,他们也有这种无奈。“我们只能劝导,但是对方反问,不在公园锻炼,那去哪里健身,我们也很尴尬。”该工作人员说,他们只能以不打扰到附近居民为理由,对打鞭市民劝导。

记者手记

没有孰是孰非的问题待解决

健身与扰民之间出现矛盾,从某些方面说明市民对自我精神文化生活的追求和公民意识的觉醒,但是矛盾引发不满,甚至当噪音影响到正在上学中的孩子时,有些菏泽家长还在网络上表达了往广场上泼粪的极端想法。

健身噪音引起的极端事件就曾发生在武汉。2013年10月24日,武汉市汉口中央嘉园小区,一群大妈正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却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粪便泼了个满头满身。原来是楼上住户不堪噪音的长期干扰,加上多次交涉无果,最终采取此举泄愤。

菏泽尚未发生这样的极端事件,但是矛盾冲突却不可视而不见。要解决矛盾,除了需要公民之间在相互宽容的前提下,学会自我组织和管控,同时,还需要政府隐形的手去引导,包括加强对社区居民公共空间的开放和社区文化的建设,以及出台相应的健身扰民问题管理规定等等。

据悉,一些地方已对公园健身扰民的问题进行管理。例如北京景山公园实施降噪措施,要求园内合唱团体、群众舞队把噪音限制在90分贝以下,超标10次将劝退出公园;武汉的解放公园制作了两块用淘宝体写成的提示牌,提醒跳舞和锻炼的人注意噪音,同时在院内安装噪音监控设备,规定在50米外,音量应控制在65分贝以内,晨练时间7时至9时,晚练时间19时至21时,地点尽量远离居民楼。除此之外,该园还成立20人的综合治理队伍,每天早晚手持分贝仪对园内噪声进行监控。

本报记者 周千清

【换个姿势看山东-天天豪礼有惊喜-全新界面国际范儿】

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

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今日菏泽